专访巴黎艺商Kamel Mennour先生

这位著名的画廊老板见面带我们深入Monumenta展览后台。

by 2016年7月07日
Tadashi Kawamata “阿布扎比的椅子” Tadashi Kawamata “阿布扎比的椅子”

穿过横跨在塞纳河上的新桥之后,我踏进了Kamel Mennour的世界。“表演即将开始,”这位画廊主激动的对我说道,同时带我来到了下一个空间的地下层。在白色的房间中,站着一位半裸体的女士。她的红色裙子在氢气球的牵引下飘到上方,充满魅惑。Mennour先生注视着Pier Paolo Calzolari这个名为《致敬》的艺术品,仿佛是初次见到般的充满兴趣。正是凭借自学成才的精准眼光,才有了他今天的成功。

Kamel Mennour expo Francois Morellet Photo. Fabrice SeixasKamel Mennour于Francois Morellet展览,照片来源Fabrice Seixas 

作为他同名现代艺术画廊的拥有者,Kamel Mennour展出了很多艺术巨匠的作品,比如Martin Parr、Anish Kapoor、Daniel Buren,还有被委任创作2016年大皇宫年度艺术大展Monumenta的艺术家黄永砯。

Wu Zei 1黄永砯“乌贼”装置,照片来源Andre Morin

Mennour现在已经是国际知名的画廊主,不过早在23岁的时候,他曾经挨家挨户的卖画,同时努力学习成为一名银行家。“那些画并不好看,但是我十分着迷;艺术成为了我的职业。我夜以继日的学习这个我曾经一无所知的领域,未知的世界对我吸引很大。”

20 Camille Henrot Photo. Fabrice SeixasMennour先生代表的艺术家Camille Henrot于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的装置,照片来源Fabrice Seixas

大概10年之后,他在Mazarine大街租下了一个工作室,展示Annie Lebowitz和Larry Clark的摄影作品,2007年,他搬到了Vieuville的居所,并在rue du Pont de Lodi大街有了第二个展览空间。

Grand Palais DR巴黎大皇宫玻璃拱顶,照片来源DR

走过圣日耳曼戴普雷区满布餐厅的小径,时间在不经意间飞过,我们来到了Mennour先生的主画廊。我们钻进一扇隐秘的门,上楼到这座人迹罕至的17世纪公寓中。精心摆放的画作,或许过段时间便会到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藏家手中。

“我除了巴黎,哪都不想去,”谈到了周遭豪斯曼特色的环境,Mennour先生说道。“我总会回到这里,因为这是我工作和家庭的所在。”(他有5个孩子)

3 arche 2009黄永砯“小奥斯定小教堂”装置,照片来源Marc Domage

Mennour先生就住在画廊不远。“我和妻子很爱这一区,即使现在比起萨特的时代已经变了很多,左岸依旧有一种特立独行的气质,一种右岸没有的反抗的精神。”

000077Artificial Climates组织的“Hicham Berrada”展览

 

虽然他常会到世界各地去参加艺术展,他也依旧喜欢时常迷失在巴黎。“我经常会散步—其他地方没有巴黎的魅力,这是一个步行的幻梦。我喜欢从圣路易岛开始,沿着塞纳河走过旧书摊,路过大皇宫和奥赛博物馆走到荣军院…你可以看到城市最美的部分,这就像是城市的脊梁。”

9 2015 Ensemble Photo. Julie JoubertPier Paolo Cazolari作品,照片来源Julie Joubert

“如果我需要灵感,我就会藏到卢浮宫里—站到一幅画前。我喜欢坐在德拉克洛瓦的《萨达那培拉斯之死》前,这是一幅巨大的画作,我喜欢在其中迷失…像一场旅行;我会想象德拉克洛瓦绘制这幅巨制的场景…”

“我只爱巴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没有什么变化—一座博物馆之城,不过现在新一代的艺术馆,比如巴黎货币博物馆、现代舞导演Benjamin Millepied接手后的巴黎歌剧院还有东京宫,以及大皇宫的Monumenta展览,甚至凡尔赛也会委托当代艺术家。”

Kamel Mennour 2015 Julie JoubertKamel Mennour照片来源Julie Joubert

Monumenta是一项十分重要的活动,今年由Mennour先生推荐的黄永砯将负责装点大皇宫的玻璃中殿。他的装置名为“帝国”,将会探讨人性和联盟的突变。“在历史语境之下,黄永砯的装置将会凸显更深层的意义,因为他关注了我们当下世界每天都在面对的重要事件,”Mennour先生说道,“我还认为,这将会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展览。”

1 Kamel Mennour 画廊1
2 Kamel Mennour 画廊2
3 Kamel Mennour 画廊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