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米兰您不曾了解的10件事

米兰也许不是能够让人一见钟情的城市,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将许多珍宝都藏在神秘的表面之下。接下来,我们就为您揭开这层薄纱。

by 2015年11月20日


除去众所周知的主教堂、城堡以及埃马努埃莱二世长廊之外,米兰还有其他的隐藏胜地,让您一窥这座城市的历史和文化。这就是我们罗列的米兰10大有趣景点。

1.不该出现的球

cannonball19世纪中叶,米兰隶属奥地利帝国,充满了动荡。1848年3月,米兰民众与奥地利驻军的紧张关系终于爆发成为巷战。反抗持续了5天—3月18日至22日—米兰人民想尽了办法驱逐侵略者,比如用热气球来向城外传递信息、征募天文学家利用观测台来监视奥军的行动,还有设置移动型路障铺满整条街道。在Corso di Porta Romana大街3号的墙面上,便有这场反抗战争的明证。一颗嵌在其中的炮弹附有铭牌标明日期:1848年3月20日。

2. 莫名消失的“球”

galleria

版权归Paolo Margari/flickr.com所有

这一景点为更多人所知,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拱廊马赛克地板那只可怜公牛的私处被人们踩着作好运的祈祷。您可以在拱廊中心的圆拱顶下找到这枚代表都灵的徽标,把您的右脚跟放在那点上,然后朝顺时针方向原地转一圈,传说会带来好运。玻璃圆拱下的马赛克还有另一个谜团,那便是F.E.R.T.的字母缩写,就刻在米兰统治者萨伏伊家族的徽章旁边。此家族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10世纪,但却没有任何F.E.R.T.真实含义的记载。如今只有猜想,比如Frappez, Entrez, Rompez Tout(敲门,进入,摧毁一切)

3. 意外消失的人像

stazione米兰中央火车站20站台的一幅马赛克中,那个没有面孔的形象便是墨索里尼。当年,米兰新火车站得益于墨索里尼和其政府的大力推进,才得以在1931年竣工,所以建筑装饰有不少马赛克和法西斯的标志。虽然很多已经被拆除了,还有一些得以保留。当您在车站里闲逛时,一抬头就可以看到。

4. 意外出现的人像

double portrait

这次墨索里尼与意大利的埃马努埃莱二世国王一起出现在了米兰主教堂的一个小尖塔的双人雕像上。自14世纪,历代修建教堂的工匠们绞尽脑汁,雕刻了门徒、圣人、殉道者、圣母、教皇和主教等3000多个形象,终于在20世纪耗尽了雕刻的素材,所以墨索里尼和国王才得以入选,还有两个拳击手、拿破仑以及一群小动物的主人等形象,让人哭笑不得。爬到教堂顶的户外范围,左转,望向西北偏下,就能找到那个刻有双人雕像的小尖塔了。

5.在米兰主教堂校准时间

sundial

如果您到了米兰大教堂,不妨进去看看:进入正门右转,主厅右侧的拱顶上您会看到一个小洞。光束穿过小洞,直射大理石地板上镶嵌的一条铜线,星座的标识列其左右。您看到的实际上是一座巨型的日晷。在天文时间的正午,光束会正好射向铜线。19世纪的几十年间,这日晷都用来校准城中的机械钟表。如今,教堂内部的人工照明会让您很难一睹其芳容。

6. 乘坐电梯到九霄

nivola
这座主教堂里的电梯建造于17世纪,采用木头和柳条制作而成,还装饰着云朵一样的图腾。时至今日电梯每年仍然会使用两次。米兰教区主教会乘坐电梯到达40米之上的圣坛,获取这座大教堂中最宝贵的财物—一颗圣钉。三天之后,主教会再次到祭坛将圣钉放回。这个传统源自于教徒们对圣钉的虔诚,因而将其放在崇高的地位,但却由于放得过高,这样的传统日渐衰落。于是1576年米兰大主教第一次将其带下了圣坛。因此如果有意申请大主教一职,建议在简历中注明“身高刚好”。

7. 90厘米中的9米

san satiro1
虚拟现实技术只是21世纪才出现的新科技?到San Satiro教堂一游可能会彻底改变您的看法。这座低调的教堂藏身在Via Torino大街(距离Duomo广场仅有80米,就在Via Speronari大街的背后)。在这里您可以领略文艺复兴时期的视觉幻象:95厘米的距离中创造出9米的虚拟视觉空间。这一设计壮举由建筑师伯拉蒙特于1480年完成,同时解决了多个问题:后部道路的存在使得教堂没有足够的空间建造后殿,伯拉蒙特最初想通过十字中心布局,将圣坛放在四条袖廊的中心,而神职人员则希望圣坛更偏东一些等等。

8. 臂骨?没有很多

bones
骨头,成千上万的骨头,静静地躺在Santo Stefano广场上的人骨教堂(San Bernardino alle Ossa)中小礼拜堂的墙上。当Santo Stefano教堂附近的塔楼在1642年坍塌后,人们着手为新的塔楼挖掘更深的地基,偶然间发现了这数量庞大的尸骨。通过教堂右边一条狭窄的走廊,便可以看到这些融入洛可可装饰风格的头骨和长骨了。依照传统,这些骨头应该是圣人和烈士的遗骸;不过,更有可能的是中世纪时期附近医院中去世的普通人。

9. 炸弹危险

palo
在Repubblica广场,您仍然可以看到在1943年8月盟军为了逼迫意大利签署停战协议而制造的三次空袭的印记。炸弹的弹片贯穿了路灯灯柱,弹孔一直保留至今。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小的战争纪念馆了。

10. 当墙上长出耳朵

ear2

这座黄铜雕塑位于Via Serbelloni大街10号一栋名为Ca’ de l’oreggia(米兰方言中意为耳朵房屋)的正门旁边,还有几缕头发作为修饰,1920年代中期曾作为传声筒,有一根管子从耳朵后方联通到门卫的办公室。在投入使用的时候,来访者需要通过这只高达70厘米的耳朵报出他们的姓名。即使现在不能使用,大概因为这是著名雕塑家Adolfo Wildt的作品,还是原封不动的嵌在墙上。